图片 1

图片 2

当这些作品被鉴定委员会拒之门外时,杰夫昆斯这件雕塑作品的某一版本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上流拍。伦敦梅耶画廊于10月17日在纽约提起诉讼,状告艾格尼丝马丁图录档案鉴定委员会成员中包括佩斯画廊创始人阿尼格里姆彻,他也是艺术家遗产管理的代表人诉讼原因是委员会拒绝接受梅耶画廊客户提交的十三件马丁作品。因此,包括苏富比、佳士得在内的拍卖行就不会接受这批马丁作品做私人销售如果没有被收录在图录档案中,这些作品就会被认为不是原作。梅耶画廊将为这些已经销售的作品偿付720万美元。他们希望得到相同额度的赔偿,填补遭受的损失。

杰夫昆斯,《凝视球》2013在一场针对纽约及伦敦艺术经纪人大卫卓纳,涉及上百万美金的诉讼案目前又有了新进展,有消息披露杰夫昆斯正是此案所牵涉到的世界著名艺术家,而涉案作品则是艺术家2013年的雕塑《凝视球》。今年7月,古典大师画经纪人法布里奇奥莫莱蒂通过自己在伦敦的公司Blue
Art
Limited提起诉讼,状告大卫卓纳违反了两人间的合约,并负有欺骗性隐瞒的罪行。在佛罗伦萨、伦敦和纽约多地经营画廊的Moretti在7月的诉状
中称,他在一年前购买这件作品时,艺术家仍在创作中,但时至今日作品仍没有送到他的手上。所以,原告方有理由相信作品不可能再送到他的手上。同时,由于艺
术市场的衰退以及画廊在处理艺术家其他作品时出现了失误,导致了莫莱蒂购买的作品也出现了大幅贬值。另一方面,卓纳画廊则认为双方都没有定下交付日期,莫莱蒂又在没有询问任何人的情况下就付清了款项,所以并不存在违反合约的问题。此外,画廊还表示他们已经告知Moretti作品将在7月之前准备完毕,但对方已经打算已经不再承担作品的运输了。就在双方对作品完成交付的日期各执一词时,法布里奇奥莫莱蒂于本月17日又发起了一个新起诉,指
控卓纳的欺骗行为以及在雕塑作品的版本上耍花样。同时,他也将要求赔偿的200万美元损失费提高至了600万美元。诉讼称这位经纪人明目张胆地违反
了纽约艺术与文化事务法规,其中注明买家在购买雕塑作品时,有权与卖家获得同样具体的信息。根据修改后的诉讼状,双方争论的核心问题在于卓纳起初答应出售给法布里奇奥莫莱蒂的是带有艺术家
证明的雕塑头3版中的第2版作品,但他随后想卖给莫莱蒂的却是刻有数字版本的最后一版被称为原型的作品,而且制作的时间是在其他同一系列的版本都已
经标上了版本号后的两年多后。原告方指出,这个系列作品的某一版本据说被标上了数字3,并在拍卖中出售。荒唐的是,卓纳要卖给原告的所谓第2版,是
在这件第3版的作品完成并公开的一年后才创作完毕。来自纽约的律师约翰卡希尔负责此次莫莱蒂的辩护,他在电话中对artnet新闻说:法律是十分严谨的。如果你说这是四件作品的其中一个版本,那就不能再隐藏一件所
谓原型的额外雕塑。这项法律之所以能通过,部分原因是在于大家都认为买家为购买雕塑作品付出了实实在在的金钱,而且也在寻求它的投资价值。新的诉讼坚称卓纳曾承诺在一年之内将作品送到,而卡希尔说这个是口头约定,当时并没有写下来。法布里奇奥莫拉蒂。图片:Patrick
McMullan法布里奇奥莫拉蒂。图片:Patrick
McMullan大卫卓纳通过邮件对artnet新闻说:这桩诉讼毫无意义。画廊已经申请撤销案件,而最近的这份修改后诉讼更是无稽之谈。这位客户拒绝了艺术作品的递送,但实际上作品已经完成而且随时可以来取。可惜的是,他一直是想利用法律体系作为谈判的策略。2015年5月,杰夫昆斯这件雕塑作品的某一版本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上流拍,当时的估价为180-250万美元,这也让莫莱蒂趁势在诉讼中声称作品的价值已被破坏。原告方说卓纳也已经承认作品没能在拍卖中成交是十分令人困扰又尴尬。。尽管在画廊中展出的《凝视球》作品被认证为第1版本,但在卓纳发来的一封最新邮件里,他说这件展品是原型,昆斯并没有为版本的数量设限。而原告方律师在诉状中写道;这封邮件就能作为被告承认罪状的证明,以及他们应该对原告方负有责任。

根据诉讼状上的陈述,一共四名收藏家购买了这批作品,且作品上都有艺术家签名。Sybil
Shainwald以18万美元的价格购入一件纸上作品;Patricia Kolodny和Frank
Colony以24万美元购入一件纸上作品;日本烟草国际株式会社前任CEO Pierre de
Labouchre一共购买了十张马丁的绘画,总花费为360万美元;高盛前投资银行家Jack
Levy于2010年以290万美元买下了马丁的《日与夜》。当这些作品被鉴定委员会拒之门外时,梅耶画廊的詹姆斯梅耶曾写信给委员会询问究竟。他的问题基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而且还被提醒说,他跟客户签署的合约上有一条明确指出他们同意不进行诉讼。

编辑:汪珂宇

2014年,《日与夜》被鉴定委员会拒绝之后,梅耶从客户手上买回这件作品,重新提交,同时提供了这件作品与艺术家一起,与之前的藏家在一起的照片,以及作品展览历史和放射性碳测定结果等额外信息。然而,再次提交还是被拒绝,但这次有一封来自委员会律师Aaron
Richard
Golub的拒信。Glob称:读完诉讼状,我没找到任何法律要求。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来没见过不带法律要求的法律诉讼,这就好比没有音乐的歌剧一样。

编辑:江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