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鑫秋季书画艺术品拍卖会11月4日下午开拍,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提前开讲:

图片 1

岭南画派作品真的是价值洼地吗?

在全国大型的美展中,面貌比较新颖和独特的,大部分都出自岭南画家之笔。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美协主席许钦松

朝日云开68x68cm,中国画,2013年,许钦松

作品未能走向全国市场

11月4日下午,2014年侨鑫秋季书画艺术品拍卖会,将如期在外商大酒店三楼富丽宫响槌。3日,拍卖会已进行预展,与时同时,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美协主席许钦松受邀开讲,谈岭南画派的历史传承与当前新崛起。许钦松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岭南画派的再崛起是近来提出的一个口号,将成为理论和实践的新课题。

11月9日,300多年历史的北京字画老店荣宝斋与当代岭南名家许钦松结缘,首次为当代岭南名家举办的个展许钦松山水作品展开幕。与去年4月、5月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不同的是,此次103幅山水画大作大部分是许钦松今年以来的创作,别出心裁以小画居多,进一步展现了他在大化山水图式上的创新与突破。

岭南画家群与几乎同时形成的海派画家群、京津画家群一起在民初画坛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但由于种种原因,在近现代中国画市场交易上,岭南画派的作品价格一直无法与其它两派画家群体的作品同日而语,甚至相差甚远。当然,自2010年下半年起,岭南画派开始有所表现,市场规模迅速扩大,代表人物画作拍卖价格显著提高,其中黎雄材的画作的最高拍卖价已创出了8960万元的新高,离亿元大关已经不远了。

谈岭南画派

作为艺术品市场的百年老店,荣宝斋象征着艺术市场与学术的高度契合,齐白石、徐悲鸿等一代大师题写的牌匾赫然在目,他们都与荣宝斋有着各种渊源,而作为偏居一隅的岭南画派,此前关山月、黎雄才等大师的作品也曾在这里亮相为京城的藏家所追捧。进入荣宝斋的画家某种程度代表了学术和市场的双重认可,而此次特意为一个在世岭南画派画家举办个展,释放出了京城书画市场对岭南画派名家力作的强大信心。

近代以来,岭南画派的市场长期处于低迷状态。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岭南画派都只是广东拍卖会的主流,而在岭南地区以外的拍卖会上出现不多,所占市场份额很小。在现在中国国画的画坛上,分六大派系:京津、海上、浙江、金陵、长安、岭南,应该说六大画派近十年来的市场份额都大幅攀升,但发展并不平衡,在市场上却形成了两大集团,京津、海上、浙江画派为第一集团,在价格处于领先地位,金陵、长安、岭南画派为第二集团,处于弱势。从2008年起,两大集团在市场规模和价格上不断拉大距离,2010年,岭南画派的拍卖市场占有率仅为京津画派的1/12、浙江画派的1/11、海上画派的1/10,岭南画派的市场交易总额占有率仅为京津画派的1/15、浙江画派的1/12、海上画派的1/11。

侨鑫秋季书画艺术品拍卖会11月4日下午开拍,金陵、长安、岭南画派为第二集团。具体有三个条件重新崛起

现象

从画家个体看,岭南画派也与京津等强势画派差距明显。2012年上半年一项分析数据显示,高奇峰在岭南画派中的价格指数最高,为22.4万元/平尺,却只是金陵画派傅抱石(367.0万元/平方尺)的1/16,在“近现代国画价格指数排行榜”上屈居第26位。黎雄才在岭南画派中市场最火,总成交金额为2.64亿元,却只是京津画派齐白石和海上画派张大千(分别近43亿元)的1/16,在“近现代国画成交额排行榜”上屈居第25位。

岭南画派是当今画坛时常被提起的流派,但说起它的起源,或许很多人需要补一课。赶在2014年侨鑫秋季书画艺术品拍卖会在外商大酒店三楼富丽宫响槌之前,昨日下午,许钦松在拍卖会场开讲,为数百位到场的藏友梳理岭南画派百余年的历史。现代的美术教育,是岭南画派对画坛最大的贡献。许钦松认为,与近代革命同步的岭南画派革新精神,逐渐被全国各地采纳后,又在解放之后逐渐被边缘化。

以学术引领市场三级跳

岭南画派市场长期低迷的原因有三:

个性理论变成普遍真理,经过不断发展,它的特质被掩盖,逐步被边缘化。在新时期,岭南画派怎么崛起,是个很大的理论思考。许钦松认为,在当下提出岭南画派崛起的口号有三个条件,改革开放之后,岭南重新被关注,第一是时代的背景;第二,岭南有一大批非常强的美术名字,地域关系,很难在全国有大影响力,但他们的状态和作品都高于全国很多地方的美术家;第三,岭南人的革新精神是深植内心。他表示,先把这个口号喊出来,还需要进一步理论研究和作品支持,是未来的新课题。

承接去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展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许钦松希望通过此次在北京荣宝斋老店的个展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学术立场。山水画家必须面对传统与创新两大命题,我希望探求笔墨中的大境界,构建出厚、稳、健、大的现代山水审美图式,成为岭南画派精神上的当代开拓者。

1、地域性局限。随着市场的深入,各画派间的区域性间隔进一步加大,随着大环境及大行情的发展,各画派区域市场的封闭性和圈子性可能进一步加剧。由于岭南画派影响主要集中在广东、港台,缺乏全国影响力,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岭南画派作品都是广东拍卖会的主流,而在岭南地区以外的拍卖会鲜见,严重影响了其价格的提升。

谈艺术市场

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中,他以巨幅水墨作品构建了大山大水的大美之象,此次展览他又另辟蹊径,所有作品不再使用丈二这样的大幅尺寸,以2至3平尺为主,在小尺寸中追求开图千里之势,在苍茫无穷之中展现自然原生态之美,创新时代山水画的审美图式。

2、广东藏家的投入不多。艺术市场的发展除了经济基础之外,投资及收藏理念至关重要。由于历史积淀和文化心理等原因,广东本地企业家更愿意投资房地产和股票,很少介入艺术品收藏。缺乏本地买家护盘,使岭南画家板块一直处于不愠不火状态。另外,艺术市场标准缺乏,操作不规范,致使老资金在市场困难时动摇,新资金无法进入,市场规模长期难以拓展。

岭南画家市场价普遍偏低

对于一个山水画家来说,60至70岁之间是黄金期,要争分夺秒去创作。许钦松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他把应酬降到最低,创作的近百幅作品都是争分夺秒完成的,常常是画到凌晨一二点。当代画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必须要创造适合现代人审美的山水图式,不能为了传统而传统,这是时代赋予艺术家的使命。

3、艺术拍卖品牌缺失。岭南地区的艺术市场发展与经济发展极不相称,远未形成规模化运作,没有形成在全省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的拍卖机构。加之各艺术拍卖企业的定位层次及衔接没有拉开距离,公众的关注和参与度以及媒介的传播力度不高,都限制了岭南地区拍卖业的发展。

在本地拍卖会中,以今年的侨鑫秋拍为例,过半拍品出自岭南画派。从往年的拍卖结果看,岭南大家的画也常在拍卖中夺魁。但放眼广东之外的拍卖市场,岭南画派一直不是拍卖会的热点。面对当今的艺术市场,许钦松认为岭南画派的价格被低估了,近十年,我们往北京等外地提升、宣传、推介,大部分艺术品有升值。最明显的变化,是近六七年,岭南画派市场价格有很大提升,持续走高。

而许钦松认为,正是因为自己在学术上追求的日渐成熟,导致了自己作品价格的稳步提升。从去年初到现在,我的画价格翻了一倍。在上半年的中贸圣佳2013春季拍卖会上,他的山水画巨作《春云漫度》以1035万元成交,创下其个人拍卖纪录,并刷新了当代岭南名家拍卖纪录。从13万元每平方尺,到15万元每平方尺,乃至于这场拍卖会上的近22万元每平方尺,他作品的价格最终实现了三级跳。

近年开始发力追赶

许钦松认为,这几年的持续好走势,与广东美术在全国地位的提高有很大关系。至于中青年一代画家的市场价值,许钦松认为现在是出手投资这批画家最好的时机,70后80后的作品,还没有达到一级。前面大牌艺术家的价位没有上去,年轻人就更上不去。如果作为投资,这恰恰是很好的时期,它们的价值还没有被完全认知。

探因

在今年发布的2014胡润艺术榜,来自岭南画坛的7位上榜艺术家成了真正的大赢家:无论从个人的排名,还是从去年拍卖成交额的涨幅来说,均全线飘红。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胡润透露,在经历了2011年的高峰之后,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这两年持续下滑。54位去年上榜的艺术家总成交额都下降,只有46位比上年增长。

谈画坛环境

岭南派以学术姿态进京

据相关媒体分析,作为连续多年上榜的岭南国画大家周彦生,今次以远远超出上榜门槛(1534万元)的6271万元拍卖总成交额,再次登榜并位列全国第33位。相比上一年,周彦生个人的拍卖总成交额大涨了24%,而排名亦前进了6位。必须特别指出的是,同时登榜的100名在世国宝艺术家里边,还包括曾梵志、朱德群、靳尚谊、周春芽、赵无极等油画家及其他当代艺术大家在内。

每代人有每代人的精彩

无独有偶,在今年的北京荣宝迎春拍卖会上,一幅岭南画派前辈大师黎雄才的作品《长青不老松》以8960万元落槌,超过估价10倍,这一成交价创下了黎雄才甚至岭南画派历年来的拍卖最高纪录。在此之后,艺术市场有一种声音,长期沉潜的岭南画派即将迎来自己在艺术品市场中的崛起。

对岭南画家来说,虽然今年陈金章教授暂时落榜,但却新增了方向和李劲堃两位“新面孔”,因此今年同时登上胡润艺术榜的岭南国画家仍然有9位,人数比去年略有增加,他们分别是杨之光、林墉、方楚雄、周彦生、许钦松、林丰俗、陈永锵、方向和李劲堃等。在9名登榜国画家里边,除了方向和李劲堃两位“新人”,其他7位艺术家去年的拍卖成交额平均增长了41.6%,而排名则平均上升了13.7位。作为当代岭南画坛泰斗式人物,杨之光的作品在去年的拍卖市场上总成交首次成交过亿,总拍卖成交额达到了惊人的10317万元,尽管在7位艺术家里边,其排名及成交涨幅均不是最高的,但势头依然令人瞩目。

说起岭南画坛,关山月和黎雄才等第二代代表人物过世之后,被认为出现大师断代。许钦松并不这么看,时代不断前进,每个地区都呼唤大师的出现。领头的大师,由历史作出判断,任何外界的称呼都是不恰当的。每代人有每代人的精彩,会有大师的出现。

过去在市场上,岭南画派作品一直被认为是价格洼地。有业内人士分析称,10年前,一张齐白石的作品值几十万元的时候,关山月、黎雄才的作品也能卖个十来万元;现在,普普通通一张齐白石作品能拍到上千万,关、黎大都还是只有几百万元。可见,岭南画派画家的作品虽然一直在增长,但和其他画派的差距越来越大。但最近两年,这一价格洼地的历史正逐渐被改写。

今年上榜的岭南画家排名和涨幅最快的是广东画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美协主席许钦松,他在去年的总成交额为3320万元,相比前一年大涨了58%,而在100名上榜艺术家里边的排名也大大前进了24位,成为所有上榜岭南国画家里边上升最快的艺术家。排名前进速度紧跟其后的是广州画院原院长陈永锵,他去年的拍卖成交额为2935万元,相比前一年的涨幅也是过半,达到了53%,而排名则前进了17名,目前在胡润艺术榜上位列第66名。

而今的岭南画坛,以山水画为例,与内地也有较大的格局差异,手法新颖,风格清新灵动,富有创新精神,形成岭南山水画的基本概况。虽然也在向传统回归,骨子里有创新精神。在全国大型的美展中,面貌比较新颖和独特的,大部分都出自岭南画家之笔。

业内人士称,岭南画派画家在市场上的崛起,与近两年来广东艺术名家集体进京办展不无关系。2012年被称为广东美术年,中国美术馆先后为岭南画派前辈大师举办关山月、黎雄才百年诞辰回顾展。此外,广东美协主席许钦松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反响热烈。2013年,来自广东的著名艺术家梁如洁、周波、郝鹤君、陈章绩、许鸿飞等人先后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引发了京城评论界对广东美术的持续关注。

林墉、方楚雄、周彦生,可以说是目前艺术市场作品流通性和活跃度最高的一批在世岭南国画大家,也是胡润艺术榜上的元老级人物。尤其是周彦生,作为当代中国工笔花鸟画和岭南画派的代表性人物,是最早登上胡润艺术榜的岭南国画家,也是拍卖成交总额最早过亿元的岭南国画家。就拍卖成交来说,这三位画家的总额一直基数比较大,因此单从涨幅来看,他们不及其他几位上榜艺术家。

日前,新快报书画院正式成立。被记者问及如何看待媒体成立书画院时,许钦松肯定地说,媒体办画院,我举双手赞成。他认为,艺术事业是全民族的事情,画家提供优良的精神产品,大量的事情需要全民一起参与,媒体更有自己的优势,经过自己的推介宣传,是用艺术鼓舞民众很好的平台,会做得非常生动。媒体办画院,我非常支持。

外界其实一直对广东画坛有诸多误解,例如岭南画家的作品都比较甜俗,笔墨功夫不行等等。其实不然,广东有一大批安心创作、专心学术研究的艺术家,近两年大批广东画家进京,在逐渐改变外界对广东画家认识的误区。许钦松认为,岭南画派无论是从技法还是内容上,都把中国画表达的领域大大拓宽了。

在岭南画派中,以高剑父、高奇峰和陈树人三位创办人在艺术市场上的表现一直不尽人意。但相关排名榜显示,第二代传人奋起直追,其排名逐步靠前,单位价格在2008年之前徘徊于2-3万元/平尺之间,价值一直被低估,最近两、三年出现了相当惊人的涨势,岭南四大家——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走势基本稳定,成交价多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之间,亦有大作突破千万元大关,单位价格已到了的8-10万元/平尺之间。第二代传人的后辈如杨之光、林墉等,也各有自己的面目,杨之光、林丰俗、林墉、周彦生、方楚雄、陈新华这六位画家,部分精品的均价已突破10万元/平尺关口,可谓涨幅不少。随着人们对其认识的逐步深入,其市场价格必将有一个全新的提高。

编辑:陈荷梅

以学术引领市场。这几年,随着广东美术界对岭南画派的不断宣传,也随着学界对岭南画派的历史地位、艺术价值的不断深入研究,岭南画派的价值才逐渐被重新认识,我们正在将岭南画派推向北京、推向全国,重塑它作为中国美术史中非常重要的意义这个观点正在被越来越广泛地接受。许钦松说,但得益于这两年频繁的进京展,岭南画派在学术上的崛起正日益带领岭南画派的市场走出价格洼地。

8960万元是冲锋号?

对话

在去年5月北京荣宝迎春拍卖会上,岭南画派大师黎雄才1984年创作的一幅《长青不老松》以8960万落槌,超过估价10倍。这一成交价创下了黎雄才甚至岭南画派历年来的拍卖最高纪录。于是,有人断言:长期沉潜的岭南画派即将迎来自己在艺术品市场中的“春天”了。不过,这在业内产生了争议,实际上这个争议也是对未来岭南画派市场发展认识分歧的缩影。

谈进京展

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美协主席许钦松认为,这件作品不算是黎雄才的精品力作,但是拍出这样的价格有偶然性,也有一定必然性,因为岭南画派书画价格接下来持续走高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不用十年,无论是早期岭南画派的大家,还是这一代岭南画派的新生力量的价位,最终都会和其他画派同等级别的画家们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其他画派早就经过前一轮的市场竞争,进入到一个比较高价位的平稳阶段,只有岭南画派,因为早期被低估,目前的价位形成一个“洼地”,以至于吸引越来越多的资本投向这个版块,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创新时代山水审美图式

华艺国际拍卖董事、副总裁王野夫则认为,别的版块翻番往上涨的时候,岭南画派的表现很冷静;别的版块蹭蹭往下掉的时候,岭南画派也比较稳。这反映出岭南画派在市场中表现稳健,基本上没有炒作。关山月、黎雄才都是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岭南画派又是中国画历史上无法抹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想不出他们被如此低估的理由。目前,岭南画派这个版块除了金字塔尖上的几位代表性的人物外,中间层的(包括基础部分的艺术家的作品)都没有架构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宝藏,因为很多画家——包括许多过世的老先生,因为历史的原因被埋没,但不代表他的作品没有价值。对他们的挖掘和研究,可能将会是广东业界接下来要做的重要工作之一。

记者:此次在荣宝斋的展览,与去年中国美术馆的展览有怎样的延续?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梁江就有点“反方”味道,他表示,最近几年,广东美术界,包括中国美术馆为挖掘黎雄才的艺术价值、重估他的历史地位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学界对黎雄才的艺术价值、历史地位给出了更加准确、更加理性的分析。再考虑到黎雄才的作品大都捐献给了国家和学术机构,市面上的精品数量有限,所以,黎雄才作品在市场上持续走高是一个必然趋势。但突然之间冒出一个每平方尺超百万的“天价”,他还是认为有点蹊跷。可能因为学界对黎雄才的充分挖掘,让市场上的某些资金和机构,意识到黎雄才可以成为一个新的炒作点。目前,岭南画派大家书画作品的市场价位,确实与同时代的其他画派大师有差距,但他并不认为正处于“洼地”,而是北方很多画家作品的价格炒作成分太大了。广东的市场经济发展比较早,也比较完善,艺术市场没有大起大落、爆出天价来,其实正是我们这个市场理性的表现。

许钦松:荣宝斋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它一直是国内艺术市场的最高标杆,它的高度就在于它兼顾了学术与市场,学术上的高标准与市场的高水准达到了契合。

我一直在学术上追求当代山水画审美图式的创新,不断完善大化山水的审美图示。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作品主要是大幅山水,透溢出咏叹万古洪荒的情怀。今年,我在思考如何在小尺寸的画作中展现大化山水的气象,我今年创作的重点转向了小画,同样展现大气势,转变非常难,我下了苦功。

我认为,当代画家必须能处理好传统与当代创新的关系,在继承传统山水笔墨的基础上,在山水画主题、形态与笔墨语言上要不断超越传统,展现出新的山水观。这样的山水观,强调山水本体与人类和谐共处而发出的精神呼唤,是一种新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我认为,当代岭南画派在精神上应该有所开拓,这也是当代画家的职责所在。

谈市场

成熟的市场能催生优秀的画家

记者:您如何看待一个艺术家创作与市场的关系?

许钦松:纵观艺术史上有成就的画家,往往学术追求和市场可以达到统一。而一些不太成功的画家往往就会面对迎合市场的问题;但走到一定高度,两者会合二为一。从我个人的体会来说,此前拍卖过千万元的丈二大画《春云漫度》,恰恰是我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过的作品,代表了我的学术追求,也就是说我的学术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我认为,画家不应该藐视市场的存在,更不应该将市场视为洪水猛兽。事实上,画家和市场之间不仅能够达到良性循环,甚至成熟的市场还能催生优秀的画家。画家卖画不能被认为是对艺术的亵渎,从历史上看,郑板桥就光明正大地开出了自己作品的润格,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艺术成就;他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也是因为他有卖画的收入作为强大的经济后盾。此外,齐白石、张大千等大师,年轻起就卖画,这丝毫也不影响他们成为大师。学术是第一位的,但学术可以带动市场,关键在于画家进入市场后,要把持住自己的艺术追求和艺术理想,精益求精,而不是越画越俗气,变成市场的俘虏。

记者:您如何看待岭南的艺术市场?

许钦松:岭南的画家在市场上有一些相对低谷,是有原因的。晚清之后,以四王为代表的主流画坛陈陈相因,而岭南画派的先驱们提出了一种折衷中西、融合古今全新的创作思想,关注现实,注重写生,改变了晚清陈旧的中国画格局。但是,岭南画派提倡的口号逐渐变成了普遍真理,它自身的个性也变成了共性,逐渐被湮没在了潮流之中。而到了近一二十年,江浙一带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画家备受关注,而一直以主张创新和开放的岭南画派,又没有赶上这波回归传统的潮流,继续遭受冷落,直至被边缘化了。为什么呢?长期以来,学术圈内外对岭南画派有不少误读。比如,认为岭南画作缺乏笔墨、甜俗等等。

但我认为,不出十年,岭南画派可以和北京的市场可以拉平。多年来,岭南画派板块一直保持着向上发展的态势,即别的板块价格翻番往上涨的时候,岭南画派的表现很冷静;别的板块刷刷往下掉的时候,岭南画派也比较稳。这反映出岭南画派在市场中表现稳健,基本上没有炒作。

编辑:admi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