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是一种生活方式、态度,而时尚的最高形态是艺术。女性是时尚与艺术的中介,通过女性,这三者连接成为一个关联域。

图片 1

76位五四之后成长起来的女性艺术家,以她们的自画像描述着时代,勾勒了她们在动荡年代中的成长与觉醒。
这次展览,将让人们看到中国女性的百年心灵史。陶咏白在展览《自我画像:女性艺术在中国(1920-2010)》的开幕式上如是说。她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与艺术评论家贾方舟一起,指导了整个展览的准备和举行。
这次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的展览中,人们可以看到从民国到当代,一共76位女性艺术家的150余件作品。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中国第一批现代女性艺术家开始崭露头角,在展览里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从那时开始至今的中国女性艺术的脉络。其中展出的蔡威廉(蔡元培之女)、方君璧等民国女艺术家的作品,尤为珍贵难得。
女性自我意识之沉浮
姚玳玫教授是这次展览的总策展人,在她看来,中国现代第一批女艺术家是1929年4月在国民政府第一届全国美展上集体亮相的。她们对肖像或者说自画像的热衷,特别引人注目。自此之后,这种自我画像/塑像的方式,一直为女性艺术家所青睐。即使是在个人主义被全面根除的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女性艺术家的自我形象仍然隐藏在各类女性形象之中。而到了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后,女性的自我表达全面复苏,增长得非常迅速,样式也极为丰富,以至于最近几年的女性艺术家作品,虽然仍然以自我为表现对象,但第一眼看上去绝对和自画像这个概念关系不大。
在灯光并不那么明亮的暗红色展厅中,从20年代的女艺术家们的作品开始看起,那么多密集的脸看着你,或逼视,或低眉,或漠然。今天再看那时的画作,觉得她们离我们这个时代并没有那么遥远。出国去西方留学的女艺术家,是最早具有女性意识的画家。陶咏白认为,自画像是对自己的认识。而以今天的目光来看,第一届全国美展上那些齐刷刷出现的女性艺术家,有着非凡的自我表现力,在当时也属十分大胆。
而到了上世纪50年代之后,新中国女性是和男性合谋,男女都一样,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铁姑娘的形象。陶咏白指出。在那些年代里,人们所熟悉的女性形象是健壮、不甘落于男性之后的,尤其要摒弃传统的女性自我意识。自画像作为一种艺术创作形式,在这一时期基本不再被提倡。但艺术家们还是努力在新时代女英雄身上注入自我的身影,或者是将自我想象为一名新时代的英雄。姚玳玫认为,即使是那个时代,女艺术家们也努力在作品中体现对自我的守护,比如王霞的《海岛姑娘》。
改革开放之后的女性自我表达,在姚玳玫看来,分为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以及2000年之后两个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自我意识在女艺术家的作品中,开始慢慢抬头,但大规模复苏则是90年代之后。到了2000年之后,不论是表现的形象还是表现的媒介,都呈现出更加丰富的变化。而她们与男性艺术家的着力点也很不同,以画自画像最为著名的女艺术家之一喻红而言,她所画的历史时期中的自己,和那些喜欢以自己的形象作为主题的男性艺术家们就完全不同。上世纪90年代之后的新时期,女性意识回归了,她们走向性别的自觉,积极地认识自我、寻找自我、解放自我,开始了一番有性别特色的艺术天地。陶咏白这样总结道。
动荡年代的不同际遇
1929年4月,当时的民国教育部在上海普育堂举行的首届全国美术展览会上,有20多位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参展。这些女性,包括了潘玉良、王静远、蔡威廉、何香凝等。
她们中,有不少是在海外接受的教育。她们的作品首次向国人展示了五四前后成长起来的第一代女性艺术家的规模和实力。姚玳玫说。
1929年5月,在《妇女杂志》的第十五卷第七号上,金启静撰文写道:女性,是美神的宠儿,其适于美术,确有天赋之特殊本能,所谓女子一生爱好天然,实在可说,一生爱美是天然。金启静还记述了当时人们对女性艺术家作品的反应,凡去参观的人均有深刻的印象留于脑际,就是潘玉良女士丰富而坚实的色粉画、蔡威廉女士劲健而伟大的几幅肖像画,以及王静远女士工细的雕刻人像。凡往参观的鉴赏家,莫不异口同声。惊骇这次国展,竟出于意想之外,被女性占了相当的优胜。在姚玳玫看来,这标志着中国第一代现代意义上的女性艺术家终于登上历史舞台。之后的民国,更是涌现出了方君璧等女艺术家,她们在艺术院校中任教,也是开风气之先。
如今回首看她们的际遇,也许会唏嘘不已。蔡威廉是蔡元培先生的长女,少年时在比利时和法国接受美术专业教育,回国后与巴黎大学毕业的丈夫林文铮一起在杭州艺专任教。吴冠中先生曾回忆她,她没有在教室教过我,不相识,我只远远以尊敬的眼光看她。抗战期间,杭州艺专与国立艺专合并之后,蔡威廉和丈夫双双失业,虽然后来丈夫在西南联大谋得教职,但家庭负担甚重,生活困苦。1939年5月,她因产褥热而逝世,在她女儿的追记中,她的绝笔是在床前的白壁上用铅笔作出新生女儿的肖像,并写上国难!家难!。与她交往甚笃的沈从文,曾经这样评价她:真真在那里为艺术而致力,用勤苦与自己斗争,改正弱点,发现新天地,如蔡威廉女士那么为人,实在不多,末了却被穷病打倒,终于死去,想起来未免令人痛苦寒心。她去世后,画作大多散佚,如今传世很少。
也有动荡年代中的幸运儿。比如方君璧,她是黄花岗72烈士之一的方声洞的妹妹,1920年作为第一个中国女学生考入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校,1924年她的作品《吹笛女》作为第一位中国女性的作品入选巴黎美术展览会,引来众多关注。她回国后曾在广东大学执教,抗战结束后还在上海举行了大规模的个人画展。1949年后,方君璧移居海外,1978年被邀请在中国美术馆做个人展览,1984年巴黎博物馆还举行了她从画60周年的回顾展能得到如此多的殊荣,在女艺术家中实属凤毛麟角。她一生专注绘画,也没有被时代和人事碾压,1986年因为登山写生,不慎摔伤,病情恶化不治去世。
萧淑芳的经历也许是这两种极端状况的中间,她经历了旧时代与新中国,在每个时代都有丰富创作。北京大学的朱青生教授这样评价她的一生:她曾用自己的一生,积累着妇女通过艺术追寻幸福的经验。这次展览本身就是在她的百年诞辰之际,得到萧淑芳艺术基金会的支持而最终实现。而还有更多的女性艺术家,则在时代中辗转,最终消失在历史的迷雾里。

谈到时尚,不可避免地联想到女性。不论是通过女性来表达时尚,还是利用女性来消费时尚,时尚与女性似乎都亲密捆绑。在近期举办的时尚之巅首届当代女性艺术邀请展与女性艺术时尚学术研讨会上,当代女性艺术家通过装置、画作等来表达对时尚的态度;国内知名艺术批评家则通过观念交锋畅谈时尚、女性与艺术的关系。

研讨会现场

女性艺术家身价上扬

女性关联时尚与艺术

2012年3月31日下午5点,由由悦-美术馆,LETS新城记联合主办、批评家贾方舟策划的时尚之巅-首届女性艺术邀请展在北京悦-美术馆隆重开幕,崔岫闻、向京、黄莺、刘曼文、陈庆庆、陈曦等18位女性艺术家参加了此次展览,一同探讨女性艺术在中国的发展状况。

女性艺术家在此交接

女性、艺术、时尚是本次展览的三个关键词,它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是与会各方关注的焦点。作为策展人的贾方舟先生提出,时尚是一种生活状态、方式、态度或是信念,而时尚的最高形态是艺术。女性是时尚与艺术的中介,通过女性,这三者得以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关联域。不同时代的艺术家,通过艺术创造不同的审美趣味,而不同的审美趣味,又引领着不同的时尚,那么艺术就始终处在时尚之巅。而女性既是艺术的创作者,又是时尚的践行者,所以艺术与时尚通过她们连接在了一起。

下午2点半,时尚之巅-首届女性艺术邀请展研讨会在悦美术馆展开,出席本次研讨会的批评家有贾方舟、陶咏白、盛葳、段君、付晓东、李建群、姚玳玫、杨卫以及悦美术馆馆长王飞跃。研讨会在贾方舟的主持下围绕时尚与艺术、艺术与女性、女性与时尚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而展开,并就本次的展览主题时尚之巅进行讨论,研讨会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到场批评家都就以上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女性艺术家成功的手段是什么?99艺术网艺术第9日第75期上线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资深批评家陶咏白通过女性的生理特征来解释为什么女性是时尚的宠儿,为什么时尚总选择女性来表达。女性跟时代有一种天然的敏感、敏锐,对时代的脉搏跳动有一种预见,因为女人生命的过程和自然是一致的,所以她有这样一种天性,很敏感。陶咏白的观点得到中央美院教授李建群的认同,长期研究女性艺术的李教授进一步强调女性和时尚的关系在当今社会有了质的变化。女性从原来的时尚消费者,逐渐地转为主体、创造者、引领者。

在他们看来,艺术就是时尚,而所谓时尚,就是在特定时段内率先由少数人实验、而后为社会大众所崇尚和仿效的生活样式。从本质上说,时尚是一种不断求新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而艺术则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也即人类不断确证自我的一种方式。不同时代的艺术家,通过艺术创造不同的审美趣味,而不同的审美趣味,又引领着不同的文化潮流。所以,艺术始终处在时尚之巅;而女性既是艺术的创造者,又是时尚的推崇者,甚至就是时尚的代名词,艺术与时尚也通过她们更多的连接在一起。

编辑:admin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姚玳玫用女性艺术发展的历史来揭示艺术、女性、时尚联系在一起的思路是具有传承性的。欧洲艺术,唯美主义的潮流已经这么做了,所谓艺术的生活化和生活的艺术化,就是将艺术、时尚和生活进行打包。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在这方面已经做了非常充分的实践。

诚如女性艺术在中国的发展,虽然女性艺术家从一个边缘的角色正在转变成艺术的主流,但是她们也依然会面临诸多困境。期间,批评家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目前有很多女性艺术家惧怕自己被冠上女性主义的头衔,大有闻女性主义而色变。对于这一说法,在场的艺术家和批评家也都赞成。面对这种境遇,逃避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正视女性这一身份并认同这一身份所带来的艺术创作的独特性,从艺术生产的源头去思考,才有可能改变这一现状。

突破女性艺术发展瓶颈

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力,将每位艺术家风格迥异的作品放在一起,就犹如一道绚丽的风景线,别有一番风味。现场,我们也看到,每位艺术家自身的穿着打扮也十分考究,各自的着装也正是品味的体现,不管这些是不是真的站在时尚的最前沿的,但至少,她们的自信已经构成了一道充满视觉美感的盛宴。当然这些都只是他们身份象征的一种物质体现,作品才是各自精神世界的内在呈现,这才是是她们所擅长的。

提到女性艺术,总会必不可少地谈到女性主义,那么女性艺术与女性主义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又面临怎样的问题?

展览中的艺术家用自己各自的方式向观众展现了不同的精神世界,在这些独立存在的小世界中,她们是真正的领导者,是潮流的引领者,在作品面前,范气十足。展览现场作品形式多样,绘画、影像、雕塑、装置,当下艺术界中的主流艺术形式都有呈现,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今天的女性艺术家已经不再只是简单的存在于一种艺术领域之中,她们与男性艺术家一样,对于媒介和材料的把握和运用同样精通,这是艺术的进步,也是中国女性艺术家的进步。

陶咏白首先指出,女画家的世界开启了女性艺术的序幕,拉开了女性主义的场面。贾方舟表示,女性艺术在中国发展的100多年里,与女性主义之间有着若即若离的纠缠关系:由20世纪初扬名立万的潘玉良、关紫兰、唐蕴玉等杰出先驱发出微弱的女性艺术家声音;到1949年后的妇女能顶半边天时代,女性艺术家自我意识觉醒,再到90年代从男性话语中分离出来,转向对自我价值的探寻;直至今日随着媒体产业的高度发达,信息传达的高速更新,造就了强调女性权利张扬的女性艺术家群体。而女画家喻红则认为,女艺术家的本位意识崛起正是孕育女性主义的沃土,然而在新时代发展的机遇下,女性艺术家往往不愿意给自己打上女性主义的标签,走向强调个人化、私密感、发掘更微小情感的表现道路。

之后,18位女性艺术家与参与研讨会的批评家和嘉宾在展览现场举行了一场名为零距离的行为艺术,进行面对面交流。开幕当晚,还将举办一场艺术与时尚相结合的酒会,届时,艺术界、时尚界与娱乐界将会欢聚一堂。

刚举办过女性画展的姚玳玫通过举办女性展览的切身体会,认为当今女性主义批判性的锐气被隐藏起来了,或者说是被更为唯美的形式所掩盖了。与前几年或者是十多年来相对比,较激进的女性表达被掩藏在里边或者呈现一种更含蓄的表达。针对该问题,台湾艺术新闻杂志记者付晓东认为,因为女权主义概念在大陆被妖魔化,而且更加边缘化了,连非常先锋的女性艺术家都避之不提,且唯恐波及,这种心态非常值得研究。李建群也认为很多女艺术家不承认自己是女性主义,好像把这个当做极大的忌讳,这恰好反映了女性主义在中国遇到的问题很大。

本次展览将于2012年4月15日结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前往参观。

批评家盛葳主张,女性艺术首先应该突破女性主义的捆绑。比如本次展览当中,陶艾民《搓衣板》装置作品就是一种控诉或者是反叛的象征,而同时,这种东西跟女性的生活是直接相关的。盛葳认为,女性艺术发展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发展受局限,比如生育、家庭等方面的牵制。他认为不仅应该从艺术层面或者学术层面上去理解和梳理女性艺术家,还应该从实践的层面或者从展览等方面帮助更多的女性艺术家。

研讨会现场经典语录:

女性艺术在传承中发展

陶咏白:艺术就是时尚,女人是时尚的宠儿

女性艺术在传承中进步、发展,不仅来自于艺术家自身的努力,也来自于社会力量的使然。应邀参加本次展览的18位女艺术家有上世纪90年代声名鹊起的大家,如陈庆庆、刘曼文、徐晓燕、喻红等,也有新世纪活跃的新秀如陶艾民、彭薇等。她们在艺术上的表达各有千秋,但共同的是,她们从未放弃过表达自我。参加本次展览的女艺术家崔岫闻坦言,进入到艺术领域时,艺术家就是唯一的标签,性别已不再那样重要,重要的是呈现什么、如何呈现。

杨卫:艺术应该提供给大众一个思考空间

贾方舟表示,特别挑选了这些艺术家是希望体现一种女性艺术的正面价值,通过这个展览,让女性艺术家用自我呈现的方式来显示她们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应该有的地位和价值。盛葳指出,本次展览的举办推出一些新的艺术家,这样的方式能够使女性艺术有一个继承性的发展。

李建群:目前,女性艺术家已经从边缘走在了前沿

编辑:陈耀杰

姚玳玫:18拉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出了女性主义发展的历程

盛崴:女性艺术首先应超越女性主义

杭春晓:男女所有一切的平等都是谎言的修辞

段君:一个时代的时尚元素可以呈现出这个时代的结构

付晓东:女性既是消费群体,同时也是被消费群体

时尚之巅-首届女性艺术邀请展

贾方舟:当今社会依旧男权,女性将成消费品?

王飞跃:时尚之巅内容很学术,形式很时尚

崔岫闻:男女如何平等关乎人性

时尚之巅首届女性艺术邀请展即将在悦-美术馆登场

时尚之巅首届当代女性艺术邀请展

编辑:成小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