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Carsten
Hller十月将在纽约古根汉姆美术馆装置一个”旋转的旅馆双人间客房”。该作品将向观众展现Carsten
Hller和同时参展的每位艺术家是如何使观众参与到其作品的完成过程中.

图片 1

图片 2

古根海姆总馆长南茜斯佩克特评论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艺术家是在从事很有意思的事情,让有兴趣的观众来实现他们的艺术作品吧”。

卡斯特奥莱(Carsten Hller)在泰特漩涡大厅中安装的滑梯

Tino Seghal Thierry Bal摄

编辑:admin

Bloomberg报道:消费者货品公司的Unilever近日宣布,对泰德现代在斡旋大厅的年度艺术装置财政支持到期,大厅明年将关闭修建。之前的项目既有2007年Carsten
Hller的多层斜坡,也有2010年艾未未的葵花籽。

2006年,伦敦ICA承办了Tino
Sehgal系列展览中的第二站。之后,这名柏林的艺术家立刻因其呈现的情境引发了Tino
Sehgal现象,他的作品都是由他训练的演员们呈现。我依旧记得,当时在美术馆门口遇到的那个神秘又严肃的小女孩儿。她问了我一个问题,一个答案显而易见但是十分难以跟小朋友解释的问题。我绞尽脑汁想要找到适合的文字来告诉她,她那深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明不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但是她似乎对我的应心满意足,当我一边跟她解释,一边往底层展厅走,突然,小女孩儿消失了。然后我继续跟一个小少年聊天,然后是一个成年妇女,最后,是一名垂垂老矣的老人我跟他发生了一番激动人心的交流,直到我意识到他把我领到了ICA的后门,我已经站在了大街上,毫无意识的。如梦初醒一般。

我们支持这些系列,然后翻新两次,Unilever负责全球对外业务的副总Sue
Garrard说道。哪里需要翻新,我们将作出决定。2008年的五年一次的翻新整合,共花费该公司280万美元。

不管那天发生的是什么,这个经历都一直萦绕在脑海里。四年之后,我撰写了一篇短文,第一次提到了我被问到的问题,什么是艺术呢?她问我。问题简洁明了。Tino
Sehgal拒绝任何形式的作品记录包括展览画册、录像和照片所以我只能依赖我的记忆。2010年,当我在古根海姆见到作品《这个进步》(This
Progress)时,沿着 Frank Lloyd
Wright的螺旋型廊道往上走时,我遇到了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儿,我意识到这是我在伦敦见到的那件作品。但是我错了。这次问的问题是,什么是进步?

编辑:admin

今年二月,我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咖啡馆跟Tino吃早餐,跟他聊了聊我对这两件作品的感受,他打趣道:你很忙于作品呀,什么是艺术看来比什么是进步更让你忙活儿⋯⋯其实这更多的是关于你的思考。此刻,这名艺术家正在准备泰特涡轮大厅的作品。自2000年起,这个大厅只提供给有名望的艺术家,比如说Olafur
Eliasson、Bruce Nauman和 Carsten Hller。Tino Sehgal
2012将在今年7月24日到10月28日占据整个涡轮大厅。不过直到开幕,这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作品才最终揭晓。我们所知道的是,艺术家为公众准备了一系列工作坊除了记者之外这些部分将组合成此次作品的最终呈现。这个工作坊不过是我想出来的一些东西,可以给大家一点娱乐,Tino
Sehgal解释道,它是一个打包的呈现:你会和作品熟悉起来的,跟人们都见见面。是的,有些参与者会在中途停止参与,不过Tino
Sehgal却不能告诉我多少人会参加,又或者,他在新闻中心会遇到多少麻烦。

编辑:陈耀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