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常欢作品《荷而不同》

  展览名称:梦开始的地方潘常欢中国画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

  梦开始的地方潘常欢中国画作品展近日在仫佬山城举行,这是罗城仫佬族自治30周年县庆文化活动项目之一。

  开幕时间:11月21日下午16:00

  徜徉于丹青溢彩的展厅,品赏精美独特的作品,自然回想起我与欢哥的一些往事。在我印象中,这是欢哥第二次在家乡举办个展。我与欢哥至少有二十年不曾见面,即便在过去认识他时,也只见过三次面。他给我的整体印象是模糊的,但细节却又很清晰。

  展览地点: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文化馆三楼展厅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还是个懵懂少年,就在罗城文化馆,也就是现在这个展览举办的地方,看过欢哥的画展,主题是什么记不起了,估计那时欢哥还在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读书。那年代文化活动少,大家普遍对画家很崇拜。当时看画展的人是摩肩接踵,我挤在人群中转了几圈,也不知欢哥长得什么模样,只对其中一幅大写意的水墨荷花条幅,以及一幅几十米长的钢笔风景速写长卷有深刻印象。那幅墨荷图,荷叶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气势逼人。长卷则勾画了怀群剑江等诸多景点,很是精美。

  参展艺术家:潘常欢

  1985年欢哥大学毕业,回到河池办理工作分配事宜,我终于见到欢哥的庐山真面目:卷发大背头,英气咄咄逼人,鼻子旁边长有一颗鲜亮的青春痘,却不加节制,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那种辛辣味很浓的过滤嘴香烟。在金城江我家里,他在与我父亲谈工作分配方面的事,那年我正读初中二年级。当时,我在堂兄联健的影响下,已对绘画有几分兴趣。眼前坐着仫佬族第一个名牌大学美术科班毕业的大学生,我哪肯放过追星机会,就一直呆在旁边不肯离开。好不容易有了搭话的机会,不料扯的话题却与绘画无关。从他那里,我惊讶地获悉,在北京、广州等大城市,上公厕居然要掏钱。那一刻,我更笃信但凡画家,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是很高级的城市人。

  前言:

  1991年,仫佬族第一代画家潘常欢工笔画展在广西博物馆举办,国画大师尹瘦石专程从北京飞抵南宁为画展剪彩。当时,欢哥已任《广西日报》美术编辑,而我刚考上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画展作品中,《歌催月圆》(入选全国第七届美术作品展/国画展,获全国首届风俗画大奖赛优秀奖)、《春到仫佬乡》(入选北京建国35周年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启蒙记忆》(获广西新闻出版界书画展优秀奖)等工笔画作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对木版、的确良等材料运用的探索,也成了当时美术界关注的焦点。出于对本民族第一代画家的崇拜,我主动要求参与画展的一些后勤工作。记得在广西日报社大院他家的小院子里,面对一大盆需要刷洗的碗筷,我小心翼翼地问欢哥:用自来水洗,还是用开水来洗?因当时还没有流行用消毒柜,绝大多数家庭是用自来水或温水洗碗后,直接上桌的。但我固执地认为,欢哥是高级的城市人,是高雅的大画家,对卫生会很苛刻。没想到他愣了一下说:用自来水吧,北京来的教授都可以接受,我们还哪有那么多的讲究。走出几步,转过身他补了一句:洗完也可以用开水烫烫。估计是我问的这个问题,逼得他不好意思不装一下。当时,我心里居然有一丝快感:想不到一个英俊潇洒、名声远扬的画家、城市人,也与我等小县城来的人有着一样的生活习惯。

  梦开始的地方

  不久,欢哥在南宁换了个小户型楼房,我记不清什么原因上门拜访。新装修的房子算不上豪华,但精雅别致,有自己的创意和风格。见面时,欢哥并没有把我当毛头学生仔看待,很热情地对我介绍他的装修设计理念。他轻轻拉开桌子一个薄薄的抽屉,里面居然是房内的各路电灯开关。展示完又轻轻地推下,一点声音都没有。当时我就感觉欢哥有一种女人般的细腻,难怪他能画出那种绣花活式的工笔画。闲聊中,欢哥听说我在大学的同班同学中,有一位是他认识的自治区文化部门一朋友的漂亮女儿时,他来劲了,叫我要主动搞好点关系,欢哥明明是戳伙(罗城方言:撺掇的意思),却装出一本正经且语重心长的样子。我属情窦迟开晚熟宅男,但能隐约听出他的意思,脸红了一下,就跳过了这个话题。后来,欢哥离开南宁到深圳,我再也没与他见过面。尽管离别多年,但欢哥这般关照,我却一直牢记心里,以至于在罗城30周年县庆之日,得供职于罗城文体局庆梅姐邀请,要我去会欢哥时,我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这样向欢哥介绍:读广艺时,某某的女儿是我同班同学啊!

  适逢30周年县庆,我的个人画展,在我梦开始的地方如期举行,在此,我以一颗感恩的心,对给予我在艺术上关心与帮助的家乡人民及亲朋好友,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sbf111胜搏发 ,  欢哥当时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依然很英气,只是精瘦了一点,多了几分含蓄与雅儒。听完我的介绍,他有几分茫然,旋而哈哈大笑也许岁月已把我给他的印象,变成他笔下那些梦幻般的莲荷。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在故乡匿迹了20多年的仫佬族第一代画家,带着浓浓仫佬风情、散发故土芬芳的经典之作,带着具有独特艺术语言、弥漫一池清香的梦幻荷花系列作品,重新出现在梭巴肥侬(仫佬语:叔伯兄弟)面前。

  自治县成立30周年,正是我艺术生涯的30个春秋。

  这次画展是继今年8月,欢哥在北京荣宝斋美术馆举办盛世荷风潘常欢画展之后的又一次个展,是他艺术生涯中的第16次个展及联展。展出的作品别具匠心地运用了些许貌似金粉、银粉的材质,这些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是危险品,掌握不好,会流于媚俗。但欢哥运用得恰到好处,使得那些晨曦、夕阳、月光下的荷塘,愈发显得梦幻迷离。我个人感受,欢哥的莲荷国展现出的那份恬淡,与山野空谷那种宁静略有不同,而是一种隐藏于都市霓虹背面、置身钢筋丛林中,放下执念之后的清澄淡定,同时,又透出莲荷所特有的雍容华贵的气质。

  30年前,我在县文工团从事舞美工作,心怀梦想和追求,考取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今中央民治大学美术学院),所有的这一切,都从这里开始

  欢哥说,今后无论他表现什么样的题材,始终会把罗城最美的色彩,作为美术创作的基调。无论他走到哪里,罗城永远是他心里最美的画。

  30年来,我在神往金碧辉煌的艺术殿堂的同事,更陶醉于仫佬山乡泥土的芳香。始终吧罗城最美的色彩,作为我美术创作的基调。把对家乡最深的感情,表现为作品中最亲切质朴的语言和深刻的内涵。把仫佬族文化风情,作为创作的基本元素。故乡的一切,赋予我创作的灵感、不竭的动力和源泉,我才可以创作出一批反映本民族风情的工笔画,并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才可以创作出在全国产生影响的《歌催月圆》(中国美术馆收藏)、《第一次来信》(国家民族文化宫收藏)等代表作品,才有勇气探索创作具有自己独特艺术语言符号的被美术界誉为梦幻荷花的系列作品。今后,无论我表现什么题材,家乡罗城,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画!

  岁月峥嵘,梦里花开。30年前,我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在县文工团排练场举行。今天,我再次吧自己的作品敬献给家乡,做一次艺术汇报,并向30周年县庆献上一份薄礼,这次画展我以梦幻荷花为主题,是继今年8月在北京荣宝斋美术馆举办
的盛世荷风潘常欢画展之后的又一次个展,是我艺术生涯中的第16次个展及联展。

  艺术之路遥远曲折,充满无尽的艰辛,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我早已将艺术植入自己
的生命。艺术的价值,便是我生命
的价值。希望这次个展,能为县庆增辉添彩,为繁荣罗城的美术创作抛砖引玉,同时化作我深深的祝福!祝愿父老乡亲吉祥如意,幸福安康!祝愿家乡兴旺发达,明天更美好!

  2014年11月于罗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