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此景就如在境中,说这幅画不是勇立在画。  年方26岁的齐勇立,于1996年6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生平第一次相当规模的个人画展。以她自己特有的新面孔在当今层出不穷的画展中脱颖而出了。她这张新面孔,不仅给人以视觉形象的新,更因把人带进了一个神奇的世界而令人难忘,这是个洗尽尘滓,让人灵魂净化的圣境。勇立的画,很难用装饰画或抽象画,是超现实主义或表现派,抑或象征派绘画还是宗教绘画等等概念来界定,在她的画中似乎这个派那个主义的因素都有点儿,但又都不能涵盖。已有的理论在此显得有些灰色。勇立的画提供给我们一种新的思维空间;她把理性分析的现代形式构成自然地溶于鲜活的感性直觉之中;她用古老的参悟的方式,表现着恢宏的现代节奏的时空感;她以娴熟的表现手法却呈现出了一颗纯真明丽的童心。她在这些看似表现的方式方法与表现内涵相矛盾甚而对立中,走着一条自己独特的艺术道路。

sbf111胜搏发,  齐勇立1996年6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获得了很大成功。在美术馆也可以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据美术馆的同志说,中国美术馆自58年建馆以来,26岁这个年龄的画家,独立进展厅办个展这是空前的,对这次展出,美术界的专家和普通爱好者都对这个展览表现了极大的热情,展览收到观众热情题词七、八十篇。著名美术家、美术评论家王琦、詹建俊、李化吉、邵大箴、翟墨、刘曦林、陶咏白等对她的画都给了很高的评价,同时,为了使她进一步提高给了不少鼓励,也提了不少衷恳的意见,对她未来的发展寄于深切地期望。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美术杂志、美术观察、江苏画刊等很多报刊杂志都先后做了通讯报道,发表了评论文章和作品。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中央电视台《书坛画苑》专栏节目,十分钟的节目对她的作品和作者作了全面介绍。96年8月至11月中央电视台1台、4台和8台先后报导了很多次。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齐勇立前后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不曾相识的人寄来的热情鼓励的信件。

  现代心理学认为:人类的心灵本是一切科学、艺术之母。(C荣格)心灵是智慧启迪的场所,而艺术心灵的诞生,就是在人生忘我的一刹那的顿悟。勇立作画时,总要把自己关在房内,静思凝心,专注于观境中,到心开悟解时,似有一股神力推助着她连续不断地去表现她心中的幻觉、幻境。她的这种作画的状态,就象古人作画那样经参悟进入了禅境,从美学上说,这就是静照。澄怀观道是中国艺术的理想境界。道是宇宙的本体和生命,老子庄子都讲道的观照。在观境中,一点觉心,静观万象,万象就如在境中,各自吐露光辉,呈现着各自充实的、内在的、自由的生命,所谓澄观一心,腾踔万象。这种静穆的观照和飞动的生命,构成了艺术的两元,也是构成禅境的心灵状态。禅是动中极静,也是静中极动。动静不二,直操生命本原。这是被西方人称为东方人的一种特殊的精神训练,是浮躁的西方人学不来的。(贡布里希语)而一个生性活泼爱唱爱跳的现代青年人勇立,即能在参悟的精神修练中,达到了三昧状态(专注一心),从深不可测的玄冥的体验中升化而出,获得一种超常的思维,从而以心灵的俯仰自得领悟到物态天趣,并且把以往的经验,所获得的知识,所喜爱的艺术融通于我。  她的作品,不论是凡人所追寻的理想天国,还是物我两忘畅游在茫茫宇宙,抑或是作超验的抽象的精神的神游,都展现着如庄子(逍遥游)中所描述鹏之徒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那样追求无拘无束,无限自由的天人相通的美妙境界,其中既有空旷静寂深不可测的空间感,又有激荡奔驰的生命情调,渗透着(易经)上说无往不复,天地际也的时空意识,而这正是有别于西方的中国人的那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庄子天道))的天人合一的宇宙意识。天人感应,天人相通,这种共鸣式的相互感应,也构成了东方神秘主义艺术的审美特色。  勇立艺术最大的特色,是她把籍以立足的理性分析的现代形式构成,能大跨度地进入了东方神秘主义艺术境界之中,其作品既绚丽灿烂之极又质朴无华之至;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又有耐人寻味的神秘的东方情韵。她在艺永走向东方之路上,寻找到一条自己的路,并孕育着艺术发展的多种向度。1996年盛夏于北京芳星园(陶咏白: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齐勇立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一共展了十天,接待了来自各方面的观众。对她的画评论,总的来说集中起来用八个字可以概括,这八个字就是:神秘、纯真、绚丽、自由。大家认为她的画最突出的一点是神秘感,这在很多观众题词中也可以看出来,象菩提花梦、艺苑奇葩、恍若仙境、超出五维之法等。像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著名美术理论家刘曦林先生在勇立作品研讨会上就曾这样说:在她的画中有童心,有真挚的感情投入,画中画出了韵律感和节奏感,看来她这种韵律感和节奏感,这里边是否有一种佛教意识、气功状态、太极图意识或者叫阴阳转化的一种意识有关系,这些都属于进入最高境界,处于完全自然状态中形成的东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术理论家翟墨先生在研讨会上也有这种看法。他在研究院主办的刊物《美术观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神秘纯洁的构成的文章,文章中写到:我看了勇立的画,有很多方面的感觉,首先就是有宗教的神秘感。《庄子》曰:肉眼闭而心眼开;官知止而神欲行。齐勇立画中的世界是闭上肉眼打开心眼看到的世界,是五官知止,八官神行漫游的世界。它打破了常人习惯了的时空界线,到梦中去寻路,到世外去狂欢,到桃源去看渔汛,到宇宙去赏奇观。尽管不是东方石窟,她画出来的这些奇特想象,好象把人带到了神秘的境界,带到了非真却善,非实却美的欢乐世界,好像这不是人间所有的世界,这是一种丰富的想象空间,隐约感受到神秘的宗教气息。她画这些画的时候,有一种不由自主地,被一种什么力量牵引着走到了这个奇妙的世界去的。这也是使我对这些画引起兴趣最重要的原因。这真是说不清到不明,好像没有见过,又好象在梦里什么地方见过这么一个奇特的世界。这种神秘感是很珍贵的。另外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术理论家陶咏白先生为勇立画册所写的题为澄观一心腾卓万象的一篇序言中,有几段文字是这样写的:年方26岁的齐勇立,于1996年6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相当规模的个人画展。在这个年龄层的青年尚属凤毛麟角。固然展览本身并不能说明什么,关键在于她以自己特有的新面孔,在当今层出不穷的画展中脱颖而出了。这张新面孔不仅给人以视觉形象的新,更因把人带进了一个神奇的世界而令人难忘,这是个洗尽尘滓,让人灵魂净化的圣境。  勇立的画提供给我们一个新的思维空间:她把理性分析的现代形式构成,自然溶于鲜活的感性直觉之中;她用古老的参悟的方式,表现着恢宏的现代节奏的时空感;她以娴熟的表现手法却呈现出了一颗纯真明丽的童心。她还写到:在她的画中即有空旷静寂深不可测的空间感,又有激荡奔驰的生命情调,渗透着《易经》上说无往不复,天地际也的时空意识,而这正是有别于西方的中国人的那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庄子天道》)的天人合一的宇宙意识。天人感应,天人相通,这种共呜式的相互感应,也构成了东方神秘主义艺术的审美特色。  勇立艺术最大的特色,是她把藉以立足的理性分析的现代形式构成,能大跨度地进入了东方神秘主义艺术境界之中,其作品既绚丽灿烂之极又质朴无华之至;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又有耐人寻味的神秘的东方情韵。她在艺术走向东方之路上,寻找到一条自己的路,并孕育着艺术发展的多种向度。  齐勇立的老师蒋世国教授写的一篇文章:菩提树下的孩子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这篇文章一开头写了这样一句:当我第一次看到勇立的画时,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幅画外画:一个单纯的小姑娘站在一颗菩提树下。他的文章中谈了几个方面,谈到她的作品是浪漫的,最后谈到她的作品是神秘的,文章中说:心静万事空,心明性见,因她步入一个超然世界,所思所想总会和世俗拉开距离,距离自然产生某种神秘感,不可解寓,不可言表,像《慈爱》、《菩提思绪》等作品都能看出这方面的轨迹,画面上不论是手托雏鸡,还是俯视人间的菩萨,都处理在一种悠忽缥缈的空间中,线条交织,色彩叠穿,似隐似现,彩蝶飞舞,百花盛开,一幅神秘的天国画卷,把观众引入神圣的天国之旅,也会使人想到拉斐尔的西斯庭圣母和达芬奇的圣母子。所不同的是她的作品更具神秘、超脱、抽象色彩及东方韵味。《花神》中的仙女立于百花丛中,身着白纱,手握长笛,在暗背景衬托下,仿佛是在幽暗寂静的夜晚传来神奇幽远的阵阵笛声,更具神秘氛围。  另外,在展览的前前后后,一些佛家方丈僧人和居士,他们看了勇立的画之后,都有一种类似的说法:说这画不是勇立在画,而是勇立的神通在画等等。  有一位方丈看了画说:我认为齐勇立作画时的思维方式是超常静态思维,很多画面也都是在她静态思维中发现的境相。这是一种智慧心灵体现,这种智慧心灵使她对艺术创造产生了很强的信心,对人类对社会产生了爱,这种感情促使她用绘画抒发出来。她的画反映的内容相当丰富,但用语言却难于言表。  展览会上,东北的一位姓张的居士,边看边议论说:齐勇立的作品是用她少女纯洁真诚的心,在呼唤人们要回到自性中来摆脱各种恶念,来歌颂真、善、美的。这些画都体现了这样的主题思想和心愿,愿世界充满清静与和平、愿世界充满爱、充满真情和欢乐,这是她把这种心愿放在这方寸作品之中的真正内涵。通过她这种无声的般若,让观者进入了纯净的世界。对她的作品不能只看其表,如果观者能静下心来,不带各种成见克服了各种心理障碍,把感情融入画境之中,可以使人更进一步体验到她作品的美妙。《天人静态》这张画就是作者作画时的心态,她的心与别人不同,没有那种繁杂和纹乱,而是处在一种独特的天地之中,她在自身体验中与大自然与无限的宇宙融为一体,她的作品内涵是让观者被作品神韵吸引,得到清静之后去体验的。  不同的画面,她采用了不同的表现形式,从不同的角度更形象地表露她的感情,这世外桃源的渔村、宁静的环境、清静的空气、祥和的氛围,作者用这无声胜有声的画面,展现了她的内心。《补天》这幅画寓意了在万千的大宇宙之中,天、地、人和社会有很多不完美或者缺陷,作者以自我奉献的精神,努力用自己的智慧和爱去弥补这缺陷。同时揭示了只要人人都奉献出自己一份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  在评论中认为她的画除去奇幻神秘玄妙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纯真天然的,评论家李树亭先生所写的纯真绚丽的心灵寓言一文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文章中说:这是以她独特的个性,创造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面貌,那就是保持了一种少女的纯真的特点,她的真挚纯情在画面上是通过自由联想表现出来的。在勇立作品研讨会上著名画家中央美院李化吉教授也这样说:她的画是从她少女内心反映出来的,这是非常纯净的东西,她有一颗纯净如水的心灵,这种品质做为一个艺术家显得格外可贵。翟墨先生谈到她的画中有少女圣洁感时,作了更进一步的评论:这正是齐勇立的画与纯粹宗教画不同之处,这里很少宗教故事图解和教义的喧喻,而这是一种童话般天真奇特的自由想象,说她今年虽已二十六岁,但心态更象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保留了儿童的赤子之心和圣洁之情,在她的画里没有勾心斗角自相残杀,没有妖魔鬼怪阴森恐怖,也没有性的暴露和感官刺激;而充满画面的是奇花异草星闪月耀,云舒水卷鱼跃燕飞,人禽相亲相爱万物和睦共处。这圣洁的佛国仙境,是她少女纯净心性的真诚流露和倾吐,这对观众的灵魂是一种呼唤和净化。  齐勇立1991年从河北师大美术系毕业,毕业后开始分到石家庄博物馆工作的那几年当中,她日常工作是布置展览、看展厅、临摹文物,业余很喜欢跳舞,经常应邀参加服装表演等。当然她最专心的还是看书和画画,在博物馆工作期间,有一年的时间她看管了明代毗卢寺(摹本)壁画展厅,为了学习和研究壁画她看了不少有关宗教方面的资料和书籍,这对她以后的创作是很有影响的。  她最崇拜的画家是米罗、克利、卢梭和康定斯基,这些画家的作品对她有一种异样的吸引力,她说看了米罗的画,能感到里边有儿童心灵的颤动,而在康定斯基的画里却有难于言表的信息传达给人等。  总之,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她用自己的眼光去观察一切,把体验纳入了感情范围,形成了她的思维方式,表现在绘画中,无不显现她这种像孩子般纯真的精神空间。有人说她的画是超越时空的幻想王国,也有人说这是佛国仙境,在这儿人与人、人与禽兽和一切动物都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在这里就连花草树木山川云霞一切万物都有灵,充满了生命情致。这里处处是欢乐歌舞鸟语花香,到处是五彩缤纷的景观,充满了温暖充满了阳光。这是一种没被尘世污染的儿童般的心灵所营造出来的另外一个美好世界,这颗心灵从现实束缚中已经解脱出来,在这个美境之中,她是在自由自在地表露着自己的天性,这里正好像禅师们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超常精神力量的体现,这是一种通过自我内心世界灵魂净化,去掉世俗杂念,使自己精神境界得以超脱的明心见性吧。  她常对人讲:画家创作需要心态的自由,现在很多画家画画没有把自己的心从各种束缚中解脱出来,没有做到真正超脱执着,要摆脱各种约束,求得本我自在,这样在你的画上每一笔、每根线条才是你自然流露出来的真、善、美的心迹而感染人。作画时不能考虑的问题太多了,考虑了内容、形式、构思和技巧之外,又考虑能不能入选画展,如何适应评委要求,又考虑如何卖钱等。什么都考虑进去了,什么都有了,可是画家最珍贵的东西却丢掉了,把自心丢掉了,把自我心性和真情丢掉了。她认为米罗、克利、卢梭和康定斯基这些画家的创作最难能可贵令人敬佩。她还说:纯真的儿童无拘无束,凭借着一种充满强大活力的感觉,把她们感受到的世界表现出来的作品,这是最新鲜的空气,是透明的兰天,是一片沃壤,是甜美的清泉水。  在创作方法上她吸收别人的作品是抱着一种拿来主义的态度,为我所融从不照搬,自然在她这童谣般的圣曲中不可否认地还是活跃着民间艺术、现代艺术和儿童美术的基因。她融汇了古今,融汇中西创造了她自己的语言,这属于她的艺术,有人看了她的画,叫她东方神秘主义表现派,其实她并不关心什么主义和什么派,她并非完全自觉地想开创个什么路。而是生活经历,所学知识,和个人天性决定了这自然天成的结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