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新高温色釉抽像瓷版绘画在「纽约亚洲艺术40年」首展

  颜色釉是景德镇四大名瓷之一更是陶瓷装饰的始祖,五彩缤纷的色釉瓷既满足了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又满足了人们对陶瓷美的追求,美的享受。高温颜色釉就是指在釉中加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为呈色剂,经过一定的烧造温度和烧成气氛呈现出不同色泽的釉。高温颜色釉绘画以其烧成的不可预测性、偶然性、机遇性、自然性以及它所表现出的那种酣畅淋漓、自由奔放、色彩斑斓的特点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同时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及陶艺爱好者也对它情有独钟。机缘巧合,2011年笔者开始了高温颜色釉绘画的探索研究。一路走来,略有心得体会。

  策展人: 朝伦巴特尔 CHAOLUN BAATAR

  一.高温颜色釉的历史渊源

  地点: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美术馆

  色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代,当时人们已经用接近石灰釉性质的釉装饰陶器。学术界把这种釉陶称为瓷器的萌芽。釉色发展到了六朝时期,最早的青瓷出现了,青瓷是颜色釉的鼻祖,景德镇颜色釉的渊源和演变也是从青色釉开始的。景德镇早在宋代,甚至更早就先后制作了多种青釉,不过当时大多是仿造各名窑的作品,如汝窑之天青,官窑之粉青,龙泉之豆青等。但由于景德镇艺人善于模仿学习,所取得的成就则后来居上。景德镇的梅子青和天蓝釉是仿钧窑的,突出的是仿红釉,窑变也是仿它的产品。窑变开始于北宋末年。《清波杂志》说:大观年间,景德镇有窑变,比之定州红瓷,色彩鲜明。钧窑烧瓷,窑变是时常有的。饶州景德镇,陶器所自出。大观间有窑变,色红如朱砂。《陶说》引《通雅》曰:钧窑有五色,窑变则时有之,报国寺观音,窑变也。到了元代,景德镇的制瓷工艺有了根本突破。首先是制胎原料的进步,采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原配方法,提高了烧成温度,促使了青花,釉里红的烧成,中国绘画技巧与制瓷工艺的结合更加成熟。元代景德镇窑取得的成就,为明清两代景德镇地区制瓷工艺的高度发展奠定了基础,并使景德镇日后成为全国的制瓷中心。清代前期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景德镇制瓷业达到了我国制瓷工艺史的高峰,新中国成立之后,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景德镇的高温颜色釉得到恢复和发展,研发出一大批新的高温颜色釉,使色釉品种更加丰富多彩,五光十色。

  时间:2014年9月18日至10月3日

  二.以材料质地美为先

  长期以来在所有的绘画领域里,艺术家总是试图努力提高绘画语言的表现,
这正是魏新所做的卓越探索。

  色彩、肌理譬如人的外观样貌,是给人第一印象的要素。高温颜色釉色彩肌理装饰简单点说就是我们所说的窑变。即用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颜色釉通体复釉,经高温烧成后得到窑变的效果。此效果具有现代摄影般的艺术魅力,这种极为难得的艺术效果是高温颜色釉的天成之作,而并非人工创作能得出来的绝妙神品,高温颜色釉作品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高温颜色釉自然肌理装饰可以表现出作者独特的创作个性,作品的内容与形式、思想与内涵的表达都隐藏在丰富多彩的高温颜色釉中,它直接根源于陶瓷艺术家自身的审美特点和艺术家对高温色釉这种材料的掌握运用。由于高温色釉之间经过火的神炼可以搭配出许多富有变化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这种神奇的现象,烧成后的作品常常会产生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艺术效果。因此陶瓷艺术家在表现彩釉流动的抽象美基础上,可以加大具象美的表现力,也可以根据陶艺家自身世界观、生活经历、性格气质、文化修养、艺术才能、审美情趣的不同,充分利用材料对比、色彩对比、质地对比、视觉空间对比、多样统一对比等手法使陶瓷作品达到天人合一、鬼斧神工、自然天成的意蕴美境界。这也是陶瓷艺术家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也是衡量陶瓷艺术作品在陶瓷艺术上的成败、优劣的重要标准和尺度。

  在他近几年秘密探索景德镇千年釉色的作品中感受到色彩和形式之间的张力,是一种对视觉破坏的终极宣战。但这种又如电荷搬的细微差别,以及直接的能量总是让人心怀激荡。虽然颜料是一个主要的媒介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甚至在那里以压倒图像平面的点、线、面并由此开始主宰形状和形式)艺术家是色调和色调的应用特别敏感者。总体而言,当我们看到艺术家的作品光谱颜色渗透视觉时使它所散发的活力和存在是对观者心灵愉悦的无限满足。

  三.工艺技法的合理运用

  在魏新的每一个充满活力的笔触中带出残像,这似乎慢慢使其表面的图案平面的方式来表现。它是动态的张力和其释放使每个图像一个寂静和密度振动,以确定他们的各种符号和标志。人们尝试读,因为我们得花时间对一些人来说。但它会更愉快和满意的看到每个工作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实体以外的猜谜游戏的境界。衷心模糊,这是每个工作的核心,是概念的态度,注入艺术家的整体目的一部分。这里的已知和未知并存一样,有形和无形的,看不见的辨逝。从根本上说,每个工作的神秘性方面是通灵的残留意识的现实和无意识过程记录美丽的魏新的绘画应用程序之间的不可言喻的距离。这是礼物,这艺术家挑衅带来的世界,它源于一种罕见的洞察力的能力看超越视线的日常参数。

  高温颜色釉绘画要合理运用工艺技法,所谓合理是不炫技,不过分刻画做作,因画施艺,不陷入形而上者。另外画者必须谙熟颜色釉的发色规律,施釉技法,笔者有两点深刻体会:其一,色釉在坯上和釉中的效果是不同的,釉中薄施不会破坏形,容易把握,其效果近似绘画中的水彩,而施在坯上则能产生厚重的类似油画的效果,必须认真布局画面的构成,釉上、釉中、釉下、厚施、薄施、混合、多层、轻描、泼洒等等,像音乐家指挥调动每一个音符使之产生浑厚优美的和音一样。其二,要充分发挥多种装饰材质及其装饰效果的优势和长处,综合应用、有机结合,这样的作品丰富多彩,意韵悠长,更具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如笔者拙作《层林尽染》作品采用的是逆光的手法描绘层林尽染的金秋树林。将单纯装饰在瓷板上的高温窑变色釉引入绘画的层面,表现具体的物象,黄釉做底,运用乌金釉的厚薄不同,发色不一的特点,画出虚实层次的树木。画面中,近景的深秋枫树,高高矗立,橙红一片;远景的高树苍润幽远,整个瓷板呈深红基调,片片红叶起舞在林间晚风之中,画面尤以深红色的枫叶显眼夺目。作品中使用了铁红釉、乌金釉,影青、窑变等色釉,用大笔触绘出近景茂密的树林,形成了窑变后浓厚色彩层次茂盛的树林。整幅作品色彩丰富浓艳,光彩夺目,景物自然逼真,看不出人为的画笔痕迹。乌金釉造成的树木厚重,郎红釉装扮的枫叶似火,加之透明釉造成的清风徐来之感,真可谓秋天树林神姿仙态,自然之美如情似梦,令欣赏者受到美的强烈感染。

  寻找失落的中国文化之梦

  四.高温颜色釉绘画的未来展望

  策展人: 朝伦巴特尔 CHAOLUN BAATAR

  近年来,包括国家画院等各类机构,社会团体,还有陶瓷画经纪公司,拍卖机构组织的国内美术家,在景德镇参与现当代的陶瓷绘画。嘉德,保利等机构,设立了陶瓷专场,其中现当代陶瓷绘画的数量在逐年增加。上海国家艺术博览会也开辟专场进行陶瓷绘画的推广。这些活动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陶瓷艺术的发展和创新。高温颜色釉绘画具有瑰丽凝重的色彩,变化万千的肌理效果,真是韵味无穷,美不胜收。窑变色釉是陶瓷装饰领域中一个富有极大开发潜力的新课题,是一种新的极具表现力的陶瓷绘画语言,这种新绘画语言一旦得到科学合理运用,其装饰效果,艺术价值决不亚于其他任何画种,前景无可限量。

  地点: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美术馆

  时间:2014年9月18日至10月3日

  三年前,在考察亚洲艺术期间初识魏新于他在中央美院的材料工作室。作坊式的工作室立刻联想到英国艺术家培根从他大量的材料试验绘画中令我感受到了他在寻找某种失落已久的远古之梦。

  最近的十年里,魏新不像其他某些画家那样墨守成规。相反,他放下了固有的艺术观念,不断尝试新的绘画方法,尤其在绘画媒介里他找到了中国最具典型的色彩语言--元青花釉料中开创了一个颠覆性的崭新艺术境界。因为艺术家的生命力就在一种不断地自我颠覆和自我确立中生成。他放弃了过去那种画风,取而代之的是对画面的明确表达,一种对直观感觉的毫不含糊的表现。这不是一种纯粹的形式或是某种模式的几个组成部分,而是一种源于画家精神世界的有机外显体。

  在绘画界中,魏新可以说是一位不断的探索者,他自己和他所理解的绘画也完全是一种另类。魏新凭借自己所认同的艺术创造的含义,可以使他不去重复以往的创作主题,为的是能更加集中地突出对具体事物的形式创造。对他而言,要他解释与生俱来的创造力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它是诸种因素的结合体。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感觉是重要的,而且魏新将他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寻思这些感觉的概念上。

  历年来,有多幅作品被国外重要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及海外联展。魏新的艺术创作给人们蒙蒙打开了心灵与自然之间的那扇窗。现定居北京宋庄,并任中国国际图书出版社副社长。主编《李青萍画集》、《郭方颐画集》、《陈少平画集》、《魏启铭画集》、《孙滋溪画集》等大型画集。珠海圣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会标设计者。

  高温颜色釉是瓷版艺术的重要表现手段

  文 魏新

  高温颜色釉在1380度高温的作用下,发生奇妙的变化,产生多彩多姿、如梦似幻的视觉效果。在火的洗礼中,作者创作的灵感得以凸显,艺术营养得以丰富,创作意念得以强化。对于高温颜色釉的表现力,要求作者要经过反复实验,才能做到较好。颜色釉源于商代的彩陶,景德镇的陶瓷业始于汉代,昌兴于元代,由于当时的蒙古统治者崇上碧蓝色的苍天,使得青花瓷得到朝廷亲昵,并作为国宾礼物开始在欧洲贵族社会中流行。随之带动了意大利文艺复兴之萌芽,东方帝国的瓷器-
CHINA在西方世界得意正名 。

  景德镇的许多颜色釉的演变与发展就是从青釉开始的。

  高温色釉釉料的基本特点是含有着色金属元素原料配制工艺,呈色优美。釉料中加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为着色剂,在严格的温度与气氛中烧成,会呈现不同色泽的釉,成为颜色釉。它按烧成温度分三类,分高温颜色釉(1300度左右)、中温颜色釉(1200度左右)
和低温颜色釉(1000度左右)。

《高溫色釉-1》65x38x38cm

  高温颜色釉表现力极强,是陶艺创作的重要手段,颜色釉的特点之一就是色彩丰富,韵味深远。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正是颜色釉特点的最好写照,也是让人迷恋颜色釉的重要原因。不易磨损,不易退色为其特点;无铅无毒,环保利民是其又一特色。高温颜色釉拥有不可比拟的回归自然属性,具有一种源于生命本质的自然亲和力。尤其在创作过程中,陶艺家对陶土成型、釉料配置及烧成过程中不受人为控制的偶然性,都使颜色釉装饰具有古朴自然、多姿多彩浑然天成的艺术特质。同时高温颜色釉不易掌控,成功率低;釉的高温性能主要有釉的始熔温度和成熟温度以及釉的高温粘度和流动性等,认识和掌握这些性能,对我们陶艺工作者至关重要,变不可测为可测,变偶然为必然,以期达到提高艺术技巧和个人修养,使陶艺创作取得预期的艺术效果。高温颜色釉陶瓷艺术品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其不可复制性,每一件都是孤品,尤其对现代艺术收藏具有其他品类艺术不可替代的价值。高温一次烧成的特点注定了作品根据烧制窑位和窑内气氛的不同而千差万别,使得颜色釉作品成为不可重复的艺术品,这也正是颜色釉作品的价值所在。

《迹象系列-1》多媒材120x100cm, 2011

《迹象系列-2》多媒材120x100cm, 2012

相关文章